全站搜索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地 址:中国 浙江 余姚市 中国塑料城F4-115
电 话:86 0574 62532169
联系人:张先生
手 机:13780023546
凯时app
凯时app
复读十二年只为上清华!这个学生是不是“脑子有病”?
作者:admin 发布于:2022-01-04 18:33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html模版复读十二年只为上清华!这个学生是不是“脑子有病”?

近日,来自广西农村的80后唐尚?火了,这个学生志气很大,他坚持要上清华,别的学校一概不考虑。从2009年开始,他瞒着家人复读了七年,直到2016年以625分被中国政法大学录取。

然而他依然不满意,在入学“报到”后,他又偷偷回去复读了,直到今年,33岁的他,第13次参加高考。

这次他考了591分??距离清华录取分数线还差90来分。

今年他又被广西大学土木专业录取了。但是他依然不死心,还想继续完成清华梦,家里的哥哥姐姐苦劝他别再复读了,73岁的母亲也希望他早点结婚生子,“跟正常人一样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他打定主意,学先上着,边上边备考,他想再做一次努力,发誓明年是最后一次。

但是,他的承诺毫无意义,2017年,550分;2018年,619分;2019年,645分;2020年,619分,直到今年的591分。每次折戟后,他都说再冲最后一次,然而到第二年,他还是没能忍住,还想再冲一次。

这个孩子的行为值得我们歌颂和提倡吗?肯定是否定的,网友对他冷嘲热讽,毫不客气。复读了十二年只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,说实话挺佩服他这种执迷不悟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,不过,人生真没有多少个十二年让他去实现这样一种上清华的梦想,因为上大学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,这个阶段您耽搁得太久了。

还有给他列出诸多“罪状”,比如,他考上了不去又复读浪费多少国家资源?十年浪费十个名额,多少人因为你的随意改变了人生轨迹。对人家应届考生也不公平!

自己挣钱养活自己再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无可厚非!如果是靠家里人养活靠家里人供他读书,就更加让人唾弃!

还有人认为,他可能只想享受高中学校给他带来的快感,就像一个满级号天天待在新手村,真实目的让人怀疑。

其实,人在各个领域取得成绩都是有价值的,都会赢得喝彩。对于自己的执念与心结,希望这个孩子好好去自我反思和省察。

此前报道

男子为考清华复读12年:今年考了591分 距清华差90分

“我发现我走错路了。”

冬日,广西防城港市一个山村。天空灰蒙蒙,水流潺潺,唐尚?蹲在小河边,掬起一捧水浇到石头上。

“我不应该复读那么多年了。真的,人有很多路可以走的,那时候我真的想非要考上那个大学。”

那是2014年1月,唐尚?复读的第五年。

“现在我有点厌学了。”他声音哽咽起来:“我都瞒了他们(家人),那种感觉,可能都没人懂,很难受的。”

唐尚?是纪录片《高十》的主角,一位出生广西农村的80后,从2009年开始,他瞒着家人复读了七年,直到2016年以625分被中国政法大学录取。这时,父亲查出肺癌晚期。和家人坦白后,唐尚?带着父母去了北京,之后入学“报到”。

所有人都以为,他终于上岸了??现实是,他又回去复读了,直到今年,33岁的他,第13次参加高考。

“我不想再考了啊,还不老吗?”唐尚?说,这些年,自己也想走出去,看看外面的世界,可眼下,对他来说,“考一个好大学,比用别的方式去改变现状更容易”。

三年前的夏天,他和女友从成都骑电动车到拉萨。去往当雄县路上,他们迷路了,有一天从清晨七点骑到天黑,空中飘着雨,车子在碎石路上颠簸,眼前一片黑寂,不见人烟,不闻人声。

唐尚?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:看不到前方的希望,又回不了头。他恍惚觉得,复读这些年,就如同那一晚。只能继续往前走。

“无路可走”

“你还是你们啊?”今年7月见面前,唐尚?在微信上问我。得知只有我一人,才答应相见。见面前一秒,还发消息说,“我紧张”。

这是一场等待三年的相见。

三年前联系他时,他说自己在复读,想考清华??纪录片中,他说梦想是中科大,清华没敢说,怕被嘲笑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。约他相见,他觉得自己还没考上,害怕被关注。

一身白T恤、黑色运动裤,黑色斜挎包,黑框眼镜,几年过去,他依旧和纪录片中一样,清瘦、黝黑,带着股学生气。

见面那天,他刚被广西大学土木专业录取。

“去年(高考)很难,没想到今年更难。”忆起不久前的第13次高考,他说自己依然措手不及:数学,觉得挺难的;等到物理,直接“写不下去了”。

“600分不保了”,考试时他就预感。查分时他很平静。意料之中的成绩:591分??距离清华录取分数线隔着90来分。

三姐劝他去读,哥哥想帮他填志愿,说再不去读就不管他了。73岁的母亲已经不关心他上什么学校了,只希望他早点结婚生子,“跟正常人一样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家人的压力让他感到迷茫??报考广西大学,其实只是权宜之计,他想着,要是家里逼太紧,就边上边备考。

这天深夜,我们坐在南宁街头。一起的还有《高十》导演何汉立,他是唐尚?的初中同学,毕业后两人分道扬镳;何汉立二本毕业后,进入广西电视台做记者、编导,2013年年底与唐恢复联系后,决心把老同学的经历拍成纪录片。

唐尚?和何汉立(右)猜拳

《高十》2016年播出至今,网上议论不断,有人称唐尚?是“现代版范进”,也有人调侃,“我开始读小学你开始读高三,我读高三了,你还在读高三”。

人们难以理解??他为什么复读这么多年,考上一本也不去?是不是在逃避现实?浪费了大好青春,值不值得?如果考上一本就去上了,会比现在过得好?

我把这些评论念给唐尚?听,想知道他的看法。

大多数时候,唐尚?低头安静听着,支吾半晌才挤出几个字,说完后看向一旁的何汉立。汉立像老师一样,提醒他“好好回答”,多听听外面的声音。

唐尚?说,“我只是在追求某些东西,并不是要逃避,比如说害怕出来工作,走向社会”,“当初就不是为了上一本就去了,那以为还能考得更好呢”,“(考清华)这个事情不应该花那么多时间,就是你花个五六年,不可以的话,基本就定型了”,“现在回头看才知道是这样”……

这个夜晚,在那些遥远的质疑声中,困惑、迷茫翻涌而来。唐尚?审视过往30多年的经历,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?

他想了又想,“没有在适当的年纪做正确的事,并非刻意为之,九游下载安装官方网站,只是后知后觉。”

“无路可走啊。”他的声音里透出落寞,“我也假设我不这样,要是那样的话就好了,可哪来的如果。”

交谈持续到清晨,唐尚?倚在摩托车上睡着了。天亮了。

“想要走出去”

7月下旬,唐尚?回了趟老家。

他老家在广西防城港市上思县一个偏远山村,距离县城76公里,离南宁200余公里。

这天,他开车回家??去年,哥哥发现他没上大学,生气地说,“你读那么多书,什么都没有”。他被刺激到了,花两万多买了辆吉利二手车。

回家路上,沿途是大片茂密的甘蔗林、一排排挺拔的桉树,远处青山苍翠,山路起伏,一眼望不到头。二十多年前,也是沿着这条路,五六岁的唐尚?第一次走出了山村。

那时,大他十几岁的大姐在防城港市区工作,带他过去玩。他第一次逛了商场,喝了冰花,看到了外国人,还有服装店里的模特,五颜六色的霓虹灯……在照相馆,他留下了人生第一张照片??瘦小的他,穿一件绿色卡通T恤、短裤,站在两个姐姐间,羞涩地笑着。

唐尚?小时候和姐姐们的合照

他第一次发现,山里的世界那么小那么单调,“就很向往外面的世界,想要走出去。”

二十多年过去,山还是那片山,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。车爬上一道缓坡,停在路边玉米地旁。往下走十几米,就是唐尚?的家??半山腰一座90年代修建的红砖瓦房,在一片楼房中显得有些黯淡。唐尚?说,妈妈一直希望他和哥哥也能起一栋新房。

推开生锈的铁门,小院地上爬满褐色青苔,五间瓦房并排,屋里几乎没什么家具,简陋干净。小院正对青山,远山如黛,遮挡了外面的世界。

唐尚?老家

唐尚?在这里长大。他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,母亲40岁生下他,父亲以前是小学老师,因超生丢了工作,靠刮松脂、种甘蔗和桉树养家。

唐尚?小时候

唐尚?的童年在摘野果子、抓鸟、钓鱼中度过,很小跟着父母上山种玉米、花生,给甘蔗除草。最累的是扛甘蔗,从山脚扛到山顶,“一捆三四十斤,小孩(要)扛一捆”,每当这时候,他就想逃离,“回学校好好读书”。

唐母头发花白,脸上布满皱纹。她说小儿子从小最体谅他们的辛苦,在家什么都做,还会包粽子、做糍粑、酿酒。

唐尚?爬上树摘菠萝蜜

“录取哪里?”这天上街时,村里人问唐尚?。他们几乎都知道他的情况。

“社会大学。”唐尚?脱口而出。

这个小山村里至今流传着一个传说:90年代,村里有人考上了清华大学,后来当了官,帮村里修了路。

还没上学时,唐尚?就听长辈讲过。祭祖时,大人会教他许愿,“保佑我考上清华大学”。

他心里就此埋下种子。尽管那时的他根本不知道清华是什么,“好像大学就只有清华大学一样”。

哥哥姐姐们都只读到初中,最小的他成了家里的希望。父亲在他笔记本上写下“跨长江,过黄河”,勉励他以后要去外面上大学。

唐尚?八岁开始上学。小升初时,以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县里最好的上思二中。当时班上40多人,只有3人考上。

摇摇晃晃的班车,载着他走出了大山。很多年后他发现,自己的人生又被另一座山困住了。

“对高考一点概念都没有”

从封闭的山村进入县城,唐尚?很快感受到和县城同学间的差距:他们小学学过英语,知道得更多,成绩也好。从没学过英语的他,课上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
何汉立也是从山村考入县城,哥哥姐姐早早辍学,把上学机会留给他和弟弟。

刚上初中时,陌生的环境、城乡的差距,让他感到极度自卑,有一次想不开,跑到街上想买老鼠药自杀,因为太害羞、开不了口,到店里又跑出去了。

相似的性格,让唐尚?和何汉立成为了好友。他们对宇宙的形成、人类的诞生充满好奇,经常到图书馆借课外书,找高年级同学探讨,周末“游山玩水”,去废弃工厂淘宝石,到森林公园看原始植被……

那时,唐尚?以为,考清华是很简单的事。他跟汉立相约,以后要一起去北京上大学。

压力在初三涌来。唐尚?想考附近最好的高中钦州二中,成绩却落下太多,“没人指点,自己也不懂”。他“感觉完了”。

中考前两天,他病倒了。那是种难以描述的感觉:头晕,恍惚,像做梦一样,“喝醉酒很醉很醉那种感觉”。

医生说是神经衰弱,打针、吃药都无效。唐尚?由此错过了中考。“怪病”在他回家休养一周后,才慢慢好转。

他在家自学了一学期,第二学期回校后,成绩变好了。然而,中考前一个月,他又晕倒了,休养一周才好??“怪病”后来也犯过,通常是清晨醒来,突然“看东西的感觉不一样了”,之后脑袋发晕,持续十来天才好。频率由一学期一次,慢慢变成一年一次,病状直到2015年才消失。

这年,唐尚?如愿考上了钦州二中,是当年村里唯一一个。

“当时有个说法,上了重点高中,一只脚迈进大学了。”唐尚?信以为真。整个高中,他都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,“没有认真听过一节课”,笔记、作业也没认真写。

钦州二中有四五千人,一个年级30多个班,唐尚?在普通班,只有五六个人能上一本。成绩中下游的他,“心思都放在玩上”,打球一整天、溜冰一整晚,在校园里放小音箱,跑桥上看火车,骑自行车逛钦州……

那时候,他才知道,清华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,招人“万里挑一”,离自己很遥远。高一暑假,他买了一堆教材,想提前预习。一个暑假过去,“一页都没看过”。国庆假期带书回家,也没看。

他反思自己,从初中开始养成了很多坏毛病:懒散,拖拉,马虎,光想不做……一一记本子上,提醒自己。但还是没用。

唐尚?回忆,那时自己“对高考一点概念都没有”,“也没有一个人对你说要怎么学”,“整个人不在学习的状态”,“高三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”。

何汉立有相似的感受。他高中也是在懵懂中度过,高三意识到要发奋,已经来不及了。“我连一本都够不着,我都想着清华北大呢。”

唐尚?高中时给何汉立写的信。

何汉立觉得,成长于信息闭塞的年代,他们“看不到太多东西”??上大学前,他甚至不知道南宁也有大学??也没人告诉他们该怎么努力,一切只能自己去摸索,很多事要走过才知道,可走过了,就再也回不了头了。

2009年6月,唐尚?参加了人生第一场高考。印象最深的是考数学时,大题都不会做。他只考了372分,刚过三本。

“怎么这么少呢?连二本都没有上。”唐尚?有些意外,心里愧疚,觉得对不住家人。

“我的目的是清华”

复读吧,没有任何犹豫。

唐尚?说,当地复读氛围浓厚,光母校钦州二中,每年就有十几个复读班,一千多名复读生。在他的意识里,考不好就去复读,是很正常的事。

家里同意了。

复读头几周,班上氛围沉闷,同学们都不怎么说话。唐尚?没觉得压抑,也没多大压力,只有在物理、数学书看不懂,试卷上满是叉叉时,心里着急,又不知从哪学起。

有一段时间,他到校外租房,但还是没管住自己,没怎么看书。那时他以为,只要复读,第二年可能就会考好,“不知道要多认真”??复读头几年,他都是这种混沌的状态。

一年倏忽而逝。2010年第二次高考,唐尚?考了405分,还是没过二本。家人劝他去读,“不好也要去读了,都给你复读了一年。”

他报了南宁一所大专。但心里不甘心,想再读一年,觉得今年能考400分,明年也许能考500了??如今回看,唐尚?感慨,那时“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太盲目了”。

怕家人反对,他选择了隐瞒??谎称去上了大专,实则回校复读,想等“第二年考得好就告诉他们,就没事了”。没考好呢?没想过。

谎言之下,唐尚?获得了复读的自由,也开始失去更多自由,“只能不断地考,不断地想考好,只有考好了才能到头。”

他想过,要是没瞒着家人,自己最多复读两年,“后来走的路可能也不一样了,大不一样。”

复读每学期要交3000元学费??后期分数上涨后,变成一千、七八百,上一本后免费。加上每月生活费600块,都是用家里给的上大学的钱。

回校没多久,他遇到了以前的老师。老师很惊讶,“不是考上大学了吗?”

这次偶遇,让他想起了一年前“雄心勃勃”的自己,没想到一年后又重回起点。他不禁感慨:“在大家的心中,我只是一个大专、三本生,没人明白你高五是何苦。而我的目的是清华,高三太狂,高四太闲,唯今天是沉淀了心。”

还是没能沉淀下来。

一看书,好多知识不懂,他“就不怎么想学”。有一回,数学习题一道没写,被老师喊到办公室臭骂一顿,之后倒是写了,都是应付任务。只有化学稍微认真点,因为答不出问题,会被罚到操场跑步??他怕出丑。

想学又做不到,这让他陷入痛苦自责。隔段时间他会在纸上写下自己的缺点,决心要改,没两天,又恢复原样……几年下来,纸写了五六十张,他还是做不到坚持去做一件事??除了复读。

那些无法言说的挣扎、彷徨,他写进日记,攒了一二十本。

其中有自我提醒,“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?为的是心中的梦??清华。”也有愧疚,“家中的父母们,辛苦了,儿不孝,我不会让自己失望的。”

“我发现我一直在享受这一份难得的安逸,学不学个认真,堕落不堕落到极致……”他反省自己,“我知道这样下去真的是不可能的,你也经历过很多次,可每次自己都会不觉然走回以前的路。”

随即下定决心,要“从今天开始改变,每天一点点”。

那时只考400多分的他,在日记中写:“我的目标是明年的六月考680分左右,上清华。谁说二百天造就不了神话,我就做给大家看看。”

唐尚?解释,那时的自己对分数没什么概念,“你可能认为今年三四百,明年可能六百多,你也不知道有没有这种可能。”

有时,从书堆中抬头,看到身旁埋头苦干的人,他突然生出迷茫,不明白活着是为了什么,只觉“学习毫无兴趣可言,人被一根无形的木棍推动着前行”。

“过程的煎熬我自己来忍受”

最难熬的是瞒着家人。

哥哥姐姐们大都在钦州。每次出校园,唐尚?像逃避追捕的人一样提心吊胆,看到留四方头的,感觉都像是三姐夫,摩的拉客的,像是二姐夫……

有两次真被撞见了。一次是周末早上,刚出校门,三姐带着外甥坐公交车去公园,看到他在路上走,打电话问,“你不是在南宁读书吗?来钦州干什么?”

他一时不知所措。三姐让他过去公园找她。远远的,看到姐姐站那儿,他强忍眼泪,突然很想跟她坦白。走到跟前,欲言又止,最后借口说同学生病了,过来发募捐的传单,勉强蒙混过去。

还有一次,他特意清晨七八点出门去书店,经过一个广场时,正带孩子玩的三姐又看到他了,叫他名字。他慌忙躲到一辆面包车后。三姐喊他:“你怎么又在这里?”他说过来找同学。

为了不被发现,每年寒暑假,他会带几本高数、通讯专业书回家,高中课本是不敢带的。南宁每年要去几次,有时是为了给家人打个电话,显示南宁的区号。有时是去见三姐??卖衣服的三姐,经常到南宁拿货,喊他出去,推脱不开时得去一趟。放假时,哥哥到钦州火车站接他,他就先坐车到南宁,再回钦州。

“我一直想,我考上了好大学再告诉他们,他们知道结果就很高兴,”唐尚?说,“过程的煎熬我自己来忍受。”

另一个不敢告诉家人的原因是,担心“村里人笑我父母”,“我老妈心里受不了”。

身边同学也不知道他的情况,很少有人过问。只有一次,一个同学看到他高考报名表上的出生日期,吃惊地问,“你那么多岁了?大哥哦。”

他一阵尴尬。这之后报名注册时,他会刻意把年龄填小些。高考报名表没法“造假”,一打印出来,他马上要回自己那张,怕被人看到。

以前的同学也不敢联系。

何汉立记得,上大学后他每年给唐尚?QQ留言,少有回复;他跟唐的同村同学打听,对方也不知道他的情况。他像个谜一样,“消失了”。

唐尚?活在自己的孤岛,守着无人倾诉的秘密。他会一个人去江边坐坐,或是拎上两瓶啤酒,找个楼顶,借酒消愁。

身边也有同学偷偷复读,最多读两年,三年的极少。有个女同学想考一本,复读三年也没成功,最后妥协了,上了二本。

唐尚?不愿妥协。2011年,他考了475分;2012年,505分,过二本了,他想冲一本。

那年八月,他决定去清华看看。

那是唐尚?人生中第一次远行。火车一路向北,穿越两千多公里,没买到坐票的他,在洗手台上坐了28个小时,一路心情激动。

抵达北京后,他直奔清华,租了辆自行车在校园里逛了一圈又一圈,不住地感叹“原来它长这样!”他想象着自己考上后在这里上学的情景:坐草坪上看书,在荷塘边弹吉他……看到穿迷彩服的新生在军训,他羡慕极了,“我什么时候也能在这里军训?”

当晚,他在路边凳子上将就了一晚,第二天又去清华转了一圈,带回两片还未变黄的银杏叶。这趟“朝圣”之旅,更加坚定了他考清华的决心。

2015年,唐尚?跟随何汉立去北京拍摄时,特意到清华大学逛了下。

第二年,他终于过一本了??537分。他觉得,还可以考更好。

过一本后,生活开始有了些变化:学费免了,每月还有四百块补助;宿舍换成了四五人间,室友们每晚会分享学习收获;他还进了重点班,身边同学的勤奋、专注令他“心惊”,他也开始认真学。

“我就是一次次不服”

2013年11月,唐尚?看到何汉立QQ留言后回复说,这些年自己看透了生死,一直在做一件事。

何汉立心想,难道他看破红尘出家了?

旁敲侧击多次后,唐尚?终于开口了:“我还在读高中,高八了。”

“这几年,是我的错,我试图回避一切”,“我就是一次次不服”,“是我当初眼光太狭隘”,“现在我还是那么傻,那么疯狂”。

何汉立很惊讶,他从没想到一个人可以复读这么多年,“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执着,海枯石烂的决心”,又试图开导他“这个社会现在出路不一定就是名校”。

对唐尚?来说,之所以坦白,一是觉得何汉立会帮他保密,二是,想找他借钱。

那段时间是他最落魄的时候。2013年6月,他谎称大专毕业后进了南宁一家电脑厂,每月工资1600元。家里不再提供经济支持,他不得不借钱度日。

何汉立借了他两千块钱,两人也恢复了联系。

当时,何汉立刚从广西电视台民生新闻部转到纪录片部。他和同事觉得,唐尚?的经历,是难得一遇的选题。

唐尚?起初不同意拍摄,害怕“被人围观”。何汉立承诺会把握尺度,尽量减少对他的影响,他才答应。

2014年春节前,两人在学校相见。学校不允许拍摄,何汉立趁放假偷溜进去。

两人上一次见面还是2005年,那次唐尚?生病错过中考后,到何汉立考上的防城港高中打听学校能否收留,被拒绝了。那次,为了省钱,唐尚?在跨海大桥下睡了一晚。

时隔八年再见,何汉立记得,面前的老友胡子拉碴、头发蓬乱,看上去潦倒、落魄,“眼里没有光”。

当天,说起这些年的经历、对父母的隐瞒,唐尚?积压已久的情绪一下爆发,哭了起来。复读的第五年,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种低迷状态??分数虽然在上涨,但自己始终被困在学校里。

这次交流,让何汉立确信,唐是个正常人,只不过一直“鬼打墙”一样,想考更好一点。

第二天,他跟着唐尚?回老家过年。那是唐“工作后”第一次回家,他想回又不敢回。按照习俗,工作后,过年要给侄子外甥们发红包,给母亲一点钱??都是他跟何汉立借的。

唐尚?跟何汉立倾诉,他最初只想复读一年,但是第二年没考好,不知不觉中重复了下去。他想挣脱出去,可“就是绕不过那个弯”。

2014年,在何汉立住的出租屋里,唐尚?查了高考成绩,573分。他报了西南政法大学,但没打算去。

复读五年,分数每年上涨30来分,这让他看到了希望??照此趋势,“说不定两年就可以了”。而一旦停下,之前所有努力都白费了,“所以你会又押上一年”。

那年,唐尚?复读班同学、32岁的吴善柳,考上了清华。吴复读了八年,曾被北大、南京大学、中山大学等名校录取,都放弃了。

唐尚?仰慕这位传说中的大神,在他身上看到了坚持下去的希望??尽管,自己的起点低太多。

2014年暑假,26岁的唐尚?第一次去东莞打工。

他进了一家制作手机屏幕的电子厂,车间全封闭,刺鼻的化学气味弥散,每天还要穿连体服、戴头罩口罩,唐尚?只干两天就受不了,换到另一家做游戏机手柄的电子厂,负责拉叉车。

厂里食宿差,工作枯燥,主管“骂人跟骂狗一样”,对着年长的工人也不留情面。唐尚?也被骂过,感觉没有尊严,在憋屈中忍了50多天,挣了5000块钱,他决心再也不进厂了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脚注栏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7 凯时app All Rights Reserved